ag有谁|开户
首页 > 市民天地 > 探古寻幽  

中国传统村落—新安县石井镇寺坡山村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5日

寺坡山村位于新安县西北部的石井镇,是一个隐在大山中的小村落,因山中曾有古寺而得名。明清时期,王、马、张三姓先后迁来,依山建起石房,繁衍生息,逐渐形成了三个自然村。如今,那些石头民居风貌依旧,仿佛数百年的时光已在这里凝固。

前世

寺坡山村因山中曾有古寺而得名,但因古寺早已被毁,如今村里人已很难说清古寺的来历。

“我小时候,古寺就只剩一尺多高的石头残基了,现在已成了一片玉米地。寺院中有口井,以前水很多,后来被填进了不少砸碎的石碑。”今年85岁的王保宪老人说,古寺占地好几亩,昔日香火鼎盛,山也因此得名寺院山,后来改为寺坡山。他家就在古寺旁边,但因年代久远,对古寺的历史也说不清了。

58岁的王宏文和王保宪老人是同宗。他说,寺坡山村有三个自然村,自西向东一字排开,分别住着王、马、张三姓人家,住的基本上都是依山而建的石头房子。其中王姓是直接从山西洪洞县迁来的,马、张两姓则辗转多处,最后才在这里落户。“这些石头民居大多已有数百年历史,现存最古老、最气派的当属三院相连的马家院。”

这个马家院,出过大人物。比如马小文、马文庄叔侄,村民至今津津乐道。

“马小文是民国时期很有名望的教书先儿,人称马老六,我叫他六爷。他有学问,处事也公道,和张伯英(即张钫)、姚北辰、冯玉祥等军界政界要人私交很好,张伯英的大少、二少都是他教的。”67岁的马保国说。

作为当地耆宿,马小文还参与了民国版《新安县志》的编修,负责“社会、实业、人物、仕进”等部分。民国二十四年(公元1935年)书成,序言中提到“马小文长卿”,原来他名长卿,小文(一说筱文)是字。

与叔父的“文”相比,马文庄的“武”也不逊色。据马保国回忆,马文庄性子很直,上过抗日大学,曾任豫西剿匪总司令。“他后来当了大官,活到90多岁,前几年去世了。”

而寺坡山村的张姓,在民国版《新安县志》中有明确记载:“回龙山(俗名寺坡山)张:系唐相九龄弟九皋后。……六世孙琮,于明永乐初随文恕迁洛阳河里,清初张步赢者始迁于新安。”

原来,寺坡山以前还有个大名叫回龙山,这倒与山下的龙潭沟能对上号。

今生

从新安县城到石井镇是45公里,从石井镇到寺坡山村,还有10公里的山路。上周三,我们来到这里时已是中午。汽车沿着山路蜿蜒前行,到了山顶,寺坡山村也就到了。

“空气不错吧?村里有上万亩山林呢,这儿离龙潭峡景区也很近,山下就是龙潭沟。”王宏文是土生土长的寺坡山村人,已当了26年的村支书。他说,寺坡山村和龙潭沟村本在一起,1977年分开,当时两村各有千把口人。“由于山上交通不便,2006年才修了水泥路。现在人口外流严重,村里说起来有400多口人,其中近一半都搬迁到了镇上,还有几十口迁到了外县、外市甚至外省。留下的人中,大多也不在家,都出去打工了。”

王宏文的话很快得到了印证。我们在村里转了一圈,只见到不足20人,大多是老人和孩子。

“我们这一排八座石院里,一共只有两个人。”住在马家院西边的马保国苦笑着说,“以前每到天黑,门口一溜儿都是吃饭的人,说说笑笑……”他养了一群蜜蜂聊解寂寞,平时相伴的还有两棵古槐,其中一棵相传为马姓迁来时所栽,已有586岁了。

王姓所在的自然村位于村西,也是路的尽头。这里的石头民居错落分布,多数没有大门,甚至干脆不砌院墙,因为没必要。

这是一个幽静的村子。66岁的冯建玲在门口整理采摘回来的连翘,她是王宏文的嫂子,旁边那个在用麻线纳鞋底的,是王宏文的婶子。这时,从镇上回来过暑假的王腾跃,在草丛里捡了几个鸟蛋,高兴得又唱又跳,这才打破了村里的静谧。

“看屋旁那石磨,从我记事起就没动过。时光就像在这里凝固了,即使再过几百年,这些绿树掩映的石头房子也不会变!”王宏文说,本村人少了,有些外地人却把这里当成了世外桃源,闲暇时总想来住上几天。

——能在时光凝固的地方驻足,也是一种幸福。

(作者:张广英  王婉) 

 

 

 

 

 

访古寺坡山

李金河

序:寺坡山古村落位于新安北部深山区,地处僻壤,人迹罕至。癸巳
槐月,正值酷暑盛夏,应好友邀约,前往寺坡山访古。车行一路,山道弯
弯。出新安,过北冶,至石井龙潭峡折转左行进山,经黑扒、大扒,山路
渐行渐险,林树越来越密,蓊郁的绿树满山摇曳,清新的空气令人气爽。
时逢初伏,天公作美,细雨霏霏,清风扑面,将酷热溽暑荡涤一尽。及至,
但见绿树掩映中石屋瓦舍参差高低座落在山坡之上,静谧的山村人语寥寥,
家家空巢,处处冷清。空巢之家偶有一两个守望的羸弱老人已是风烛残年,
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挂满岁月的无奈。倒是不绝于耳的鸡鸣犬吠和林木枝头的
声声鸟叫,给这个世外桃源的古老山村平添了几分生气……

盛夏酷暑至,访古寺坡山。

古村遗古韵,厚朴地偏远。

石屋倚绿树,瓦舍着青衫。

错落非一处,参差势相牵。

芳草成芳邻,嘉木结善缘。

鸡鸣犬声应,鸟歌蝶舞欢。

守贫一方土,耕耘数亩田。

日出照当户,月落梦犹酣。

草木知春秋,荣枯无怨言。

四时风雨度,岁月自安闲。

一瞬沧桑移,未改旧时颜。

烟云往事忆,老屋话当年。

曾记明月夜,月老牵红线。

儿女鹊桥会,情话意绵绵。

三媒六聘齐,花好月儿圆。

难忘人之初,红烛照无眠。

春风呵护勤,香火续永年。

子孙承家业,耕读代代传。

而今逢盛世,世外天地宽。

跃跃争出走,不甘居深山。

人去留空巢,老孤成寡欢。

扶杖翘首望,伫立身影单。

羸弱惜孤老,朝夕勤探看。

蹒跚步履迟,相扶亦相搀。

夕阳黄昏近,迟暮桑榆晚。

长叹独孤人,风烛已残年。

寂寞人长久,忽闻门下喧。

山外来客至,喜笑乐心间。
        起身迎门外,热情作颜欢。

家徒生四壁,东君谊也难。

 纵有待客心,愧无香茗端。

厚道礼让罢,惟将凳子搬。
        感识东君谊,客心难自安。

一顾疚愧生,再顾生辛酸。

为怜深山苦,临行赠桃鲜。

谦让颤微微,老泪纵横连。

但辞古村去,离别思万千。

人生殊不易,来去似云烟。

开心眼前事,莫忧身后烦。

敬老爱幼心,立世乃圣贤。

寄意天下人,常思老来难。

孝亲守根本,共谋和谐篇。

 癸巳盛夏初伏日寺坡山访古归来闲笔

(拍照:情陷撒哈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