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有谁|开户
首页 > 市民天地 > 民史荟萃  

村史—栾川县栾川乡方村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9日

一、方村概况

栾川县栾川乡方村,又名方家村。传说明朝以前这里就有人居住,在村西遗留着古石器遗址,明朝时期,这里居住着几十家一百佘口方氏家族。当时这里森林茂密土地肥沃,方氏家族在这里辛勤耕芸繁衍生栖,过着舒心安康的生活。据说方家也是一个文墨世家,也曾有人在明朝任过御史之职(在方村的后沟曾有过一座方御史古墓)。明朝后期因李闯王返河南到此栾川,方氏家族因逃难四处流落,如今方家村没方家却留下个方村美名。

方村村,背靠君山,面临伊河,洛栾快速通道东西贯穿。距县城中心不足五千米,村域面积8.5平方公里。全村辖七个村民组,三百另五户人家,一千二百三十口人。全村共有三个自然片。即岭上、方村和后坪。

岭上自然村,居住着45户人家(含二组七户村民)184口村名,距村委所在地800余米。因坐落在方村以西的后岭而得名岭上。

后坪自然村,居住着59户人家,190口人,距村委所在地500余米,坐落在方村和寨沟河东侧的后边,背靠后寨坡,面临寨沟河,村前有一块耕地30多亩非常平整,由此而得名后坪。

村内有四条主干道路,洛栾快速通道,寨沟旅游道路,岭上宏发选厂道路,村内主干道。随着新农村建设的发展,近几年家家户户通上了水泥路,使我村群众出行特别方便。村域内有三条河流,伊河从村前东西流淌,寨沟河和小寨河南北相汇与伊河并为一流。

二、姓氏

方村主要以王姓为主,共20个姓氏。王氏由明初山西洪洞县迁居洛阳,再于1659年(顺治十六年)九世祖王伯杰因不堪赋税繁重西迁栾川,选址方村居住,也是方村王姓的第一代始祖,至今350余年。王伯杰氏族至2010年5月统计151户,608人,加其他王姓,共计为167户,668人,占全村人口的百分之五十。谷姓29户117人;胡姓18户71人;白姓11户44人;徐姓12户43人;吴姓7户36人;董姓6户33人;熊姓10户30人;李姓7户26人;黄姓4户20人;赵姓5户19人;侯姓5户18人;陈姓4户16人;邵姓4户13人;郭姓3户13人;杨姓2户9人;张姓2户7人;袁姓1户6人;樊姓1户6人;孙姓1户5人,加上外迁居住本村的非农业人口,共计1230人。

三、辖区变更

方村早在1931年(中华民国二十年)属卢氏县第三区,1942年属卢氏县第二区定远镇第九保(方村、寨沟、养子口、养子沟为一个保),保公所在老君堂设立,第一任保长为王忠立,而后后坪的谷蛤蚂也担任过几个月的保长。1947年10月栾川初次解放,成立了栾川县委栾川县人民政府,方村仍和养子口村属庙子区上三乡,即老君堂乡管辖。1958年建立大队,上三乡更名为老君堂管理区,红星大队,也叫红星营,而后取消老君堂管理区,1961年直接归城关公社管辖。1982年城关公社更名为城关镇,1984年乡镇分设方村属栾川乡辖区之一。

四、粮食生产情况

在2004年以前方村重点以种植粮食为主,粮食作物以小麦、玉米为主,兼种其它杂粮。在解放前和刚解放时,因受旧传统种植模式的影响,加上科学发展的滞后,我村的小麦、玉米生产亩仅在100多公斤,一年的粮食除了上缴有关部门后,不足半年吃,大部分农民生活依靠挖野菜充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村农民全部实行了联产责任制,责任田分到户,充分发挥农村农民的种粮积极因素,改变旧传统种植模式,大力实施科学种田,普及高产良种化,合理实施化肥和有机肥的结合使用,熟练掌握农药使用技术。种植使我们的粮食生产有了大幅度的增长。2004年度我村的夏秋粮食总产量达到了355吨,单产900多斤,年亩产量1800多斤,彻底解决了农民吃粮问题。

五、经济发展状况

七十年代以前,方村是全县出了名的后进村,吃粮靠统销,花钱靠救济,住的土坯屋,草房一大片,能者打短工,蠢者去要饭。78年以后全村人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掀起了农业大会战高潮,进行改滩造地。在解决了农民温饱问题的同时,90年以后我村经济发展首先从运输业兴起,借栾川县城建设之机,全村兴起购买拖拉机和汽车之风,向县城拉沙、运石材等建筑材料,使我村经济突飞猛进。不到三年时间,全村大部分村民建起了砖混平房,2000年后随着我村经济的腾飞,政府部门的危房改造,市、县级新农示范村的建设,我村百分之九十的人家建起了新楼房,室内摆设着高档电器和家具,不少的家庭购买小轿车、大货车及时风车。如今我村拥有小轿车40余辆,大货车和小型运输车辆50余辆。经济的发展日新月异,我村还出现了一批上亿元、上千万和百万以前的一些农民企业家,使闲散劳动力有了务工之处、就业之门。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985年的151元增长到2009年的3500元。有百分之六十的村民用上了手机,百分之三十的农民家安装了宽带网络。

六、林业发展状况

方村村属林地3200亩,主要分三大块,包括寨沟景区租用的后阴、扫帚凹和水库阳坡。组属林地有小寨沟、刘家后坡、三组后沟和后坡、倒回沟、大檀木沟、小檀木沟、桦树盘、没太阳沟、后坪坡、后寨坡、柿树坪、松树沟、皮坡、熊家后沟,组属林地面积五千余亩。1949年全国刚解放,方村的森林覆盖率较低。1958年大炼钢铁,我村的大部分林木伐光,如后阴、小寨沟、桦树盘的树木全被砍完,使我村林地造成:“坡光树木少,风刮灰尘罩,洪水顺坡下,沟满土地刮”的恶劣现象。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农村经济体制的改革,我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划分自留山,做到“山有爹、树有娘、林权证户户藏”,调动了我村农民植树造林的积极性,退耕还林、四旁种植,使林业生产又得到了发展,尤其国家林业部门开展飞播造林,我村百姓也得到了实惠。如今我村的森林覆盖面积高达95%以上。

荒山造林主要在1971年,村支部及村委会针对村内的宜林荒山进行实地勘察,制定造林方案,成立植树造林专业队,由第三组有识村民王忠桥担任造林专业队队长,各组抽出精干队员,到合峪马丢拾橡籽采树种,回来后对我村的浅山荒坡种植桦栎树,栽植油松、洋槐树、油桐等树种。1971年至1972年两年时间,我村荒山造林500余亩,1972年冬因专业队生活困难无法维持而散伙。1973年再次成立桦树盘林场,由高金有任林场厂长,而后桦树盘林场合并城关公社。今转交栾川乡管理。

七、老君堂学校发展概况

方村村历来很重视教育,早在1926年,方村就借用王家嗣堂成立了栾川县第一所女子学校,俗称女学,解决了封建社会妇女上学难的问题。1963年至1969年方村又在女子学校的遗址上,建起了城关公社第一所半耕半读复式小学,校长和教师全有方村五组的王忠皎担任。1969年冬半耕半读小学并入老君堂学校。

方村老君堂学校,是很早时期群众集资修建的一个古堂旧庙,老君堂是什么时间修建,什么人建无人知晓。根据1970年城关公社砂石厂的工人到老君堂砍伐菩提树年轮看,老君堂至少是在500年前所建。早在中华民国时期,罗庄的一个有识之士汤之凡到老君堂,拉倒老君像,腾出旧庙建学堂,从那时开始,老君堂就成了小学,不光给方村培养了大批有识人才,也给养子口、养子沟、寨沟培养出了不少人才。

老君堂学校解放前曾是一所私垫,据说是高维从(国民党庙子镇镇长)办的,后1933年至1939年间也就有了方村老君堂小学,原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杨景福(朝阳村人)曾在此任过教,解放后该校一直没有间断过。1971年至1976年在我们村的老知识分子谷锡爵的带动下,也曾开办过老君堂农中和老君堂高中。如栾川一高校长王留鉴,县教委教研科长王银后,栾川乡中心校副校长王忠业等都是从该校毕业,并成为国家栋梁之才。为了提高教学水平,改善教学条件,方村两委班子及学校领导积极向上级筹措资金,争取交通扶贫,动员群众及在外干部损资助教。从2001年开始,方村老君堂小学争取各项资金300余万元,建起了1300平方米的教学楼,700平方米的学生宿舍楼以及师生餐厅、多媒体教研室和教师员工办公场所。校园占地面积达4300平方米,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拥有教职员工34人其中,中级职称12人,初级职称17人,其它人员的5人。接收1—6年级学生330多人,学前班60人。如今,方村、湾滩、养子沟、寨沟、百炉、养子口几个村学生在此寄宿就读。随着教育设施的改善,教学水平的提高,近几年我村小学的教育成绩一直位居栾川乡前三,尤其2009—2010学年取得了全乡排名第一的好成绩。

历任老君堂学校校长:

1941年2月至1942年2月王贞宣任校长

1943年3月至1943年8月万英芳任校长

1943年8月至1944年8月禹明书任校长

1944年8月至1946年8月李纯爵任校长

1946年8月至1948年8月王正堂任校长

1948年8月至1950年8月赵本固任校长

1950年8月至1959年8月贾学文任校长

1959年8月至1962年8月何高斗任校长

1962年8月至1968年8月赵本固任校长

1968年8月至1970年8月李廷祥任校长,谷西爵任教导主任

1970年8月至1971年8月杨培信任校长

1971年8月至1982年8月李廷祥任校长,吴国党任教导主任,王建厚任总务

1982年8月至1984年8月杜长海任校长,徐英才任教导主任,王忠道任总务

1984年8月至1985年8月王万厚任校长,徐英才任教导主任

1985年8月至1993年11月杨灵厚任校长,郭喜玲任教导主任

1993年至1994年高洪波任校长,孙大蕊任教导主任

1994年至1996年程建民任校长

1996年至1998年米好锋任校长

1998年至2002年孙大蕊任校长

2002年至今杨广忠任校长,徐红艳任教导主任,吕红晓任总务。2009年至今张保需,智勇任该校付校长。

八、方村卫生所

方村在1958年以前根本就没有村级卫生室,1958年建大队也叫红星营,是和养子口一个营。养子口、方村仅有一个卫生室,当时有马登林、刘先两名医生。和养子口分大队以后,直至1970年春才把在外医生王贞仕请回,1970年3月29日与养子口村分设卫生所,分回中西药价值为638.7元,由王贞仕和王贞锐接收,建立了第一个村级卫生室。王贞仕为医生王贞锐为药手,到1973年,村级卫生室逐步扩大,增加了王青叶为赤脚医生兼卫生室会计。1978年后卫生室减员,由王贞仕一人经营,逐步姚海成、李春建也在方村建起了卫生室。如今新农合政策的出台,对村级卫生室三室合一,但不管政策的改革,医疗条件的不断发展,村级卫生室对我村群众从医就诊、治病防疾起到重要作用,为百姓的身体健康提供了良好服务。

九、文体娱乐

60年前我村就和养子口一起成立了曲剧团,我村参加的人员有徐天喜、白复广、杨玉山、王忠宣、王利秀、董青云、徐金文、孙婷等民间艺人。演出的历史剧目主要是《卷席筒》、《铡美案》、《游龟山》。1966年和养子口分团,我村在分到戏箱的基础上,艺人集资添加了一大部分乐器和戏衣,继续在村排练演出。那时候演出的剧目有《三世仇》、《掩护》、《游乡》等新型时装剧,得到了群众的好评,也曾参加县上的演出表演赛,并荣获了三等奖,而后我村又成立高跷队、花轿队、秧歌队,每年元宵节在本村巡回演出。2007年距今我村又组织村民开展体育健身农民运动会,会长有我村体育爱好者王建厚担任,在春节期间举行了篮球、乒乓球、羽毛球、拔河等多项比赛,并评出一二三等奖,给予物资和现金奖励。不仅起到强身健体的效果,而且丰富了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

十、非文化资产

梨花寨:在方村辖区村后1500米处,传说是唐朝薛仁贵之子薛丁山征西时,与妻子樊梨花路过栾川,在樊营安营,在此扎寨,此寨面积大约05平方公里,东南两边悬崖峭壁,难以攀登,西北蜿蜒峻岭,并以石块筑墙,仅一个寨门,易守难攻。如今仍有寨墙、寨门、营房根基和旗杆孔尚存。

过风洞:过风洞位于方村水库以里800米处,座落寨沟旅游通道路旁,洞口仅进一人大小,洞深无人知晓,该洞一年四季向外冲风,冬暖夏凉,由此而得名过风洞。

寨沟水库:寨沟水库修建于1958年,该水库以独有的地理位直,以截山岭最狭窄处建坝。从建坝至今,历经了无数次洪水冲击,仍完好无损。库容为45万立方,从1970年开始,方村人凿洞修渠,引水灌田,为方村和养子口的粮食种植农田灌溉起到了一定的生产效益。如今成为栾川乡东片六个村的自来水饮水源。

药王庙:药王庙坐落在方村的村后,建筑面积50余平方米,里面有大唐名医孙思邈、三国名将关云长和送子奶奶的塑像。每逢农历初一和十五,各村香客到此上香朝拜,特别是每年的正月19日为药王孙思邈的生日,村民和香客集资唱戏三天,村民们不仅提升了精神理念,同时也享受了文化大餐。

饮水古井:在方村村内中间有一眼古井,该井内的泉水清澈透明,入口甘甜,冬温夏凉。据说常饮此水不长甲状腺瘤,历史上方村的男女老少没有出现过该病。此井何人何时修建无法考证,村内老人们说可能是明朝时期方家居住时所建。

方御史古墓:方村村西的后沟有一座古墓,文化大革命前古墓已被盗,墓内仅乘砖墙圈顶,传说是方家在此居住时,方家最大的官为朝中御史,后因病故,运回葬于此地。墓内青砖宽大超长,砖的来历更难考证。1972年该组组长王忠智和会计王留太领着群众将青砖挖出,铺了仓库地平。如今仅剩古墓沟名字,别无它存。

古石器遗址:古石器遗址位于方村辖区的西坡处(七里坪东岭古石器遗址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根本不在七里坪境内),是河南省文化重点保护对象,也将申报为国保遗产。

王氏祖茔:王氏祖在村西三组的贺家坟座落。1975年前该处坟茔密集,植被茂密,墓碑众多,后因平坟复耕,伐去松柏,推到碑群,使很多墓碑被毁,仅剩道光十一年十二月吉日一块墓碑。现移立在方村西头后坟的王氏坟院。

十一、革命烈士

王忠明,小名王圪塔,男,栾川乡方村人。1917年6月出生,1947年11月参加革命,延安抗大学生。曾任栾川县县大队第一连连长,于1948年1月剿匪时在白河五马寺,被叛徒杀害,事年36岁。

王利保,男,栾川乡方村三组人。1903年5月出生,1947年7月参加革命,属于武工队战士。于1948年7月在栾川乡百炉沟牺牲,事年45岁。

熊林,男,栾川乡方村七组人。1908年5月出生,1948年4月参加栾川县县大队,1948年9月在合峪三里桥牺牲,事年40周岁。

回忆录:

悼念王忠明烈士 痛恨王贞正父子

一忆栾川县大队第一连连长王忠明遇难前后

(王贞干供稿)

(1)难忘的一九四八年元旦凌晨

王忠明乳名小圪塔,住栾川县栾川乡方村。忠明一九一七年出生一个贫苦家庭,生活很艰难,仅有几间破草房,于一九三一年随着方圆数十里父老乡亲的房屋财产被杆匪崔二旦一把火烧得净光。一场劫难之后,人人吃住无着。忠明无奈,于一九三五年和族叔王贞森奔走他乡,卖工糊口,到卢氏县城给国民党修飞机场,忠明和他叔正森分手,各找门路,他在卢氏县西山做工时听群众说有新四军(实际是豫陕鄂地区的部队)活动。新四军这个名字他在家就听得不少,倍感熟悉、亲切。知道它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是穷人的军队。一九四五年秋他就毅然投入人民军队中,从事革命活动。一九四六年在一次战斗中光荣负伤,留在群众家中休养,待伤好后,部队已经转移到老区整顿。他就辗转返乡,毕竟是受了党的培养教育而且直接参加战斗年余。回家后念念不忘共产党,天天盼望人民子弟兵。暗地里向穷苦人做宣传,讲革命故事,急切盼望革命风暴早日卷进伏牛山。

一九四七年十月十日李静宜率部队长驱直入解放了栾川。十月二十一日栾川县人民民主政府宣布成立,同时着手筹建武装,组建栾川大队。王忠明遇到求之不得的机会,即和筹建县大队的政治主任凌尔文接上头,把他平时发动团结的老君堂民兵二十人报名参军,组成栾川县大队第一连。从老部队调来的赵东才为指导员,王忠明为连长,因为任务紧急无暇正常练兵就在剿匪斗争中锻炼,在收缴枪支中壮大。到当年十月中连队已扩充到三十五人,二十七条枪,俨然是一支短小精干的战斗队伍。大约是农历十月八日县大队的三个连,一个武工队随着军区基干团一0二部队冲破老界岭上内乡县敌伪的封锁线,解放了太平镇,建立栾川县第五区政府,保证内乡、栾川的交通要道畅通无阻。区政府宣布成立,贴出“安民告示”后,一0二部队另有新的任务,巩固政权,剿灭土匪的重大任务完全由县大队承担。在这期间第一连成了大队骨干力量,大部队发现第二连连长齐建功有通匪谋叛嫌疑,命令王忠明负责处理。下了枪扣了人毫不含糊。大队接上级命令需要到夏馆领取枪弹。这个艰巨的任务仍然落到第一连。王忠明接受任务后带了一个排十二人奔赴百里外去执行任务。到夏馆领了枪弹后,发枪部队首长说:“栾川情况有变化,近期胡宗南匪部作垂死挣扎,派六十五师向东进犯,栾川县都作了战略转移。你们回去暂时可能找不到部队,不如停几天再回去。”王忠明说:“新建立的队伍对于枪支弹药好像救命的粮食,不能久等,况且首长派出我们是时刻惦念着,不能再停。”首长们无奈,派了一个排把王忠明他们送过太平镇上了老界岭。

王忠明派出侦察人员向庙子方向前进,将近蒿坪了解到县委县政府已向东转移多天,栾川庙子一带都是伪区署伪镇公所以及壮丁队控制。国民党军队到庙子没有停,就西去了。御史王忠明果断下令返回老界岭,再向东北方向寻找县委县政府和大队部,他们不会很远。一到老界岭上,冷不防有人打了两枪,王忠明追问,一排长黄诚说是我叫打的,因为战士们都很苦闷,打两枪鼓舞情绪,在这山高人稀的密林里不会有啥问题,王忠明对其严厉批评后,立即出发。沿太平镇北山向嵩县白河乡快速前进。傍晚快到白河乡的五马寺,黄诚建议说,北边那个沟里有个富户,前几年我到过他家买过粮食,她是深山独居户,不敢暴露我们,弄得好了,杀他一只羊痛痛快快过个元旦(四八年元旦)。王忠明从安全考虑同意黄诚的意见,当晚就在这家住下,晚饭后派出岗哨。王忠明和通讯员住上房,黄诚和战士们住厢房,房东住另三间厢房。半夜时间,黄诚叫醒班长杨植福密谋后又叫醒王银西、刘德山对他们说:“现在是胡宗南的部队已经开来,天是已经变了,共产党站不住脚了,我们再也不能跟王小圪塔受这样的罪。如果你们同意,今晚就干掉他,把人枪带回去对你们都有好处。”本来在这艰苦的形势下,这些人都没坚定思想,只好依从他们,于是四个人同倒上房,恰遇忠明连日行军,疲劳过度,熟睡之机,杨植福控制住通讯员,刘王二人按住王忠明,黄诚向其头部开了罪恶的一枪,随即跑到下屋把惊醒的战士集中起来说:“大家不要惊慌,我们已经把小圪塔除掉了,不再跟着他吃苦受罪了。胡宗南的军队已经打到栾川,打进河南,共产党早就跑光了,大家跟着我回去,不会亏待你们。特别是王德顺(忠明的侄子)你不要哭,乖乖地跟着我们走,有你的好处,不然我就毙了你。”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反抗,只有跟着黄诚、杨植福走了。一九四八年元月二日黄诚一伙走到栾川乡的养子沟火神庙村,黄诚宣布大家把枪放下,各回各家,听后通知。黄回方村把枪支弹药包括在夏馆领回的二十多条步枪万余发子弹全交给了原定远镇副镇长王忠献和第四中队长王忠立。

王忠明烈士的蒙难是一九四八年一月一日零时,同年四月栾川县第一区人民法庭在马圪塔村召开群众大会,除公判了恶霸份子,打击了反革命气焰,鼓舞了群众斗志以外,栾川县大队政治主任凌尔文同志代表栾川县委宣布,追认王忠明同志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随后剿匪反霸运动在全县范围内初步取得胜利的形势下,县大队凌尔文主任即指派一连王利秀同志带了一个班,奔赴嵩县白河区五马寺,找着原来的房东把王忠明烈士的骨殖起回葬埋在方村,以慰英灵。

(2)反革命阴谋,防不胜防

原卢氏县栾川区定远镇方村现属栾川县栾川乡辖。王贞正、王忠献父子狼狈为奸霸占一方,鱼肉乡民(正是真正杀害王忠明的元凶)

王贞正是方村的大地主,靠着出租土地放高利贷剥削贫苦农民收入,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原来政治上仅是一个小绅士,自从他的次子王忠献于一九三六年在陕州的河南省第十区行政督察员公署的乡村师训练班(实际是蒋介石为了防共反共编制保甲培养骨干)结业后在公安乡(即庙子北凹)等地干了几年联保主任和定远副镇长以后,父子政治上才有一定地位。随着政治地位的上升,反人民的罪恶逐渐积累。如王忠献因听闲话,就和王天章密谋派其爪牙王忠立等把庙子三合沟贾家岭的贾某枪杀;买鲁山县逃荒幼女做小老婆不如意时,就逼其女投河自尽。他们父子的政治经济基础,决定着他们阶级本质—反革命。一九四七年深秋革命风袭击了伏牛山腹地,广大贫苦群众火热起来,求翻身闹革命,而他们怕的要死恨之入骨,特别是看着长大的穷孩子王小圪塔(即王忠明)居然领了一帮穷孩子当起了人民军队的连长,天天喊着“打土豪分田地”、“天下穷人是一家”,他们绝不甘心死亡,他们迫不及待地想了两种对策,明的一套是王忠献以副镇长身份组织了他们自己可以掌握的地主武装。原来是定远镇的地方团体,是镇公所所辖的是个保,一保一个分队,编为三个中队,每中队三个分队,庙子街保德一个分队属大队部的特务队。栾川解放之初,伪镇长宋双南既不愿持枪抵抗,也不愿落个缴枪投降的名,他乘副大队长席香亭带着特务队逃到内乡县太平镇之机,以镇长兼大队长的名义,下令解散壮丁队,各分队长把人枪交回各保,并写信给李静宜司令员,交代了各保枪弹底子,让其分头收缴(信使段海上执笔)。王忠献钻了这个空子,在老君堂方村柳树坑一带组织人枪成立一个四中队,由其亲信爪牙王忠立任中队长,撤到南山和人民对抗。到了一九四八年春席香亭也算看破红尘,自知人民力量势不可挡,找了个替死鬼徐世海把队的番号改为营。徐世海为营长,王忠立自然成了第四连连长。

暗的一套是阴谋,大约是在农历十一月初,王贞正、王忠献、王忠立和保队付谷锡珍暗地把曾给王忠献当过护兵的黄诚叫到方村后坪谷锡珍家的棚上,给黄说:“蒋委员长兵多将广,实力雄厚,还有美国作后盾,共产党长不了”的话,指派黄诚想办法打入王忠明连队乘机杀害王忠明,拉回第一连,事成之后,以土地房屋厚报。密计定成,黄诚就依计而行,约了王忠生跑到太平镇,找到王忠明报名参军,当时连指导员赵东才提出连队在柳树坑住时不干,为什么跑到太平镇来干?忠明说这是党悟的早晚问题,他们都是佃户从小受穷,天下穷人是一家,况且他被逼当壮丁,受过训练,正缺少这种人才,于是王忠明深信不疑,就任黄诚为一排长。就这样,由于政治嗅觉不灵敏,不知不觉中了奸计,招引杀身之祸,给革命事业造成重大损失。

(3)地霸杀手反革命分子的下场是同归于尽

阶级敌人不甘心自己的灭亡,总是想方设法,垂死挣扎。在解放之初,时局比较混乱,敌人在明争暗斗中,会钻我们的空子,搞些破坏,这也是无关革命大局,任他们挖空心思施展毒计,都是逃不过广大人民的惩罚。

一九四八年四月,栾川县一区人民法庭在马圪塔组织公判大会,通过群众诉苦斗争,依法处决了王忠献的流氓密探王贞华。经过剿匪、反霸减租、减息等运动,王忠献、谷锡珍相继落网。一九四八年秋王忠立在寨沟的罗圈,虽然耍过一次花招,派人和县独立团副团长及政委凌尔文联系,准备率队投降。他们识破是缓兵之计,一方答应他缴枪不杀,立功受奖,一面做好围击准备,结果他未能如约见面,才把他打的四零五散,后来他又找个替罪羊,把四连连长让给了沾满血手的杨植福,王忠立保留一股小部队南山流窜。一九四九年夏,庙子区干队高永德队长带领区干队到西峡黄石庵奔袭土匪。一阵机枪声过后,土匪从庙院仓皇逃出,四散于深山老林,灌木丛中捕捉了连长王忠立和土匪七人,缴获手枪一支,长枪五支,手榴弹三枚,子弹四十余发。苟延残喘到一九四九年秋大清剿时,黄诚、杨植福等无一漏网,分别在老君堂柳树坑的群众大会上得到他们应得的报应。

 

缅怀王忠明烈士

(王三林供稿)

1946年农历腊月28日,新四军打开栾川县城,1947年农历正月初七,新四军一个营长,带了一个排来到方村,在村南边一个小学(当时是方村的女学),召开了地方绅士参加的会议,说是筹建栾川县县大队。新四军营长,宣布新四军县大队由王忠明负责筹建,可是会后没几天,新四军就转移了。县大队也没建起来,当年的正月底,王忠明就离家出走了。说是到卢氏县给国民党修机场,实际在那里没干几天,就到延安找放军去了,听说参加了延安军事武装培训班,一直到1947年秋才回来。十月李静宜帅部队解放栾川,李静宜接见了王忠明,并任命他筹建县大队第一连。王忠明回村后时间不长,就在方村,养子口,养子沟,寨沟等地组织了一百余人,成立了县大队第一连,王忠明为连长,黄成为第一排排长。部队又派了一名叫赵东才的同志为指导员,第一连建立起来后,在王忠明和指导员的领导下,为栾川的解放事业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1947年12月底,国民党胡宗南部队侵犯栾川,解放军转移到嵩县车村白河一带,县大队第一连也随之转移。在转移途中,王连长帅黄成,杨植福等10余人单独执行任务,任务完成后在白河的五马寺。黄成、杨植福等叛变革命,杀害了连长王忠明,并参加了国民党地方武装,一直到1949年秋季豫西山区国民党的地方武装全被消灭后,黄成等人也被剿匪部队生擒。于1951年土改时被镇压。

十二、方村名人录

王贞干,又名王平安,生于1928年农历12月25日。1935年2月到老君堂读小学,1941年高小毕业,1942年元月到栾川耕莘读私立中学,1943年冬,因栾川局势不稳私立中学无法正常开课而被迫停课。1947年栾川解放后,为了巩固政权,县委决定成立县武装大队,当时参加了武装大队,并任第一连战士,转战栾川境内。1949年整编到洛宁独立九团任排长,后任第四野战军53军217师指导员,1951年到广西柳州地区剿匪反霸建立政权,兼任柳州头塘地区区委书记。1952年调广西桂林军政干校学习,1953年专业到广州珠江水利学院任党支部书记,兼政治部主任。1954年按照中央规定与中南水利学院合并为一校,又到湖北水利专科学校任团委书记、宣传部长。1959年到湖北大学政治系进修政治哲学专业,1961年到湖北南昌水利八公司任人事保卫科长,后任湖北省建工厅主任、团长等职。1988年8月离职,为正处级干部,现住武汉市航空路建筑村24号。

王忠本,男,汉族。中师文化程度,新闻中级职务(正局级),中共党员。1930年10月2日出生在一个贫穷家庭,原籍栾川乡方村。1951年参加工作,历任团支部书记、栾川报社记者、乡政府秘书,栾川广播站党支部书记、站长,栾川电视台编辑等职。曾17次被评选为模范,5次被评选为优秀党员,3次记大功,9次出席县级表彰大会,14次荣获省市新闻奖。2007年10月,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给颁发“从事新闻工作三十年,为社会主义新闻事业做出积极贡献”的红色荣誉证书和一枚金色奖章。曾先后在国家、省市级等18家报刊、电台发稿281篇。

王存厚,男,生于1946年12月。栾川乡方村三组人,中共党员,主任科员。1964年参军,到洛阳军分区服役,1966年到河南省军区独立一师三团三营任班长,1967年6月入党,1969年至1971年复员分配到河南省军区司令部工作,任服务社营业员,现金出纳。1983年任服务社经理,2004年在省军区服务社办理退休,享受正营级待遇。

王留鉴,男,1961年出生于栾川乡方村。中学高级教师、中国教育学会会员,政协栾川县委员为第六届、第七届常委。小学、初中、高中皆就读于方村老君堂学校,1978年参加高考,录入灵宝师范中文专业班学习,1981年毕业后到栾川县陶湾中学任教。1983年至1985年在南阳师范学院中文系脱产学习,取得大学专科学历,毕业后分配到栾川县教师进修学校工作,历任该校团委书记、办公室主任等职。期间与1989年至1992年进修于河南教育学院中文系,取得了大学本科学历。1992年任栾川县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1994年至1998年任栾川县教师进修学校校长兼书记。1998年至今任栾川县第一高级中学校长兼书记,并与1999年起兼任栾川县教育局副局长。曾获得洛阳市“五一”劳动简章等多项荣誉。

谷德建,男,1947年10月出生,栾川乡方村人,中共党员,大专文凭。1961年考入栾川一中,毕业返乡后经推荐到老君堂完小任民办教师,1971年4月转为公办,分配到栾川四中任教。1978年调教育局,1980年任教育局计财股长。1984年调任栾川县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正科),1987年7月调任中共栾川县党委史办公室任副主任,1989年10月主持党史办全面工作。1992年任党史办主任,在此期间,主持编辑、出版了《中共栾川县组织史资料》、《中共栾川党史》(1938年—1949年),为《中共栾川党史人物传》、《中共栾川党史大事记》(1949年—1987年)主编。曾多次被评为省、市党史工作先进工作者。被省职称部门评定助理研究员(中级)。1995年10月党史办调整后,被调至组织部任正科级组织员,兼任县富民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1997年5月调栾川县农村经济委员会任副主任。1999年7月退居二线。

白德颖,男,汉族,1963年7月出生于栾川乡方村。1971年至1978年7月在栾川乡方村学校读书,1978年8月考入城关高中,1982年9月参加工作。1982年9月至1987年12月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1988年1月调入县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1991年7月毕业于河南省党校经济管理大专班。1991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6年8月被县政府抽调到县创建卫生县城指挥部担任秘书,2002年12月任栾川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2006年元月任栾川县卫生局副局长兼栾川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王忠仕,曾用名王张栓,汉族,1936年5月出生,祖籍栾川乡方村。1954年应征入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河南省军区工作,1958年复员到栾川县人民银行工作。1970年调栾川县计划委员为工作,1975年调县劳动局工作,1977年任劳动局副局长,1981年调县建设银行工作任副行长,主持工作。1983年因病退职休息,2001年去世,终年66岁。正科级待遇。

王中喜,男,1967年出生于栾川乡方村。无党派人士,栾川县政协委员,洛阳市着名民营企业家。担任栾川县伊成冶炼厂、栾川县丰汇矿业有限公司、洛阳丰瑞氟业有限公司、栾川县老定沟钼矿(栾川县定鼎矿业有限公司)四个法人企业的董事长、法人代表,拥有这四个公司的全部产权。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至2008年这五年内,属于王中喜旗下的企业共累计实现销售收入五亿八千八百万元,累计完成入库税金6888万元,其中增值税2854万元,企业所得税2708万元,个人所得税1000万元,其中税费326万元,为国家和地方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徐春长,男,1962年3月20日出生,大专毕业,中共党员。家住栾川乡方村四组。2002年下岗后,到广东汕头创业,经过打拼,先后创建了“广东省潮安县豫恒化工原料有限公司”、“栾川县裕恒化工有限公司”、“浙江金华婺城区裕恒化工有限公司”、“昆明市呈贡裕丰加工厂”“成都市龙泉区西河镇裕丰化工原料经营部”(三个公司,一个加工厂。一个经营部法人均为徐春长)。目前销售网络遍及全国15个省、直辖市,“裕丰”钛白粉商标名誉全国化工行业,在全国同行100多家中居于首位。三个公司,一个加工厂,一个经营部拥有销售人员102人,管理人员38人,生产工人85人。净自有资金一亿多元,年销售收入2.8亿。

王玉卿,男,1964年出生,中共党员,省委党校经济管理毕业。1982年10月入伍,1986年复员后在钼业公司车队开车,1988年底至1992年在栾川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工作,1992年至1993年2月在栾川县商业局工作。1997年4月调栾川县石油公司任副书记,1998年任石油公司副经理。2004年10月至2007年4月任嵩县石油公司经理。2007年5月任栾川县丰汇公司经理,2008年6月调任洛阳瑞氟业有限公司矿山分公司经理至今。

1998年前属商业局二级机构,1998年后根据省政府文件精神,全省石油公司整体上划至中国石化。石油公司由原来的二级机构升为一级机构,省政府并下发红头文件;全省县级石油公司升政局级单位,隶属县公司班子成员升为科级。

王文厚,男,汉族,1959年8月出生,祖籍栾川乡方村。1977年6月在栾川县龙峪湾林场工作,1980年7月调栾川县公安局工作,1984年任栾川县石庙乡派出所所长,1986年任栾川县城关镇派出所所长,1990年调栾川县政法委综治办任副主任,1995年调栾川县叫河乡任党委副书记,1998年调栾川县经济林总站工作任站长(正科级),2004年调栾川县农业局工作任副局长,2008年退职。

王忠卿,男,1948年7月出生,栾川乡方村人。曾任洛钼集团副总经济师,曾荣获“栾川县钼业公司信息特殊贡献奖”、“洛阳市先进统计工作者”,在洛钼集团多次被评为年度先进工作者。2008年退休。

王培厚,男,汉族,1959年2月21日出生,住栾川乡方村三组。系大专文化程度,中共党员,政工师职务。1972年8月参加工作,先后历任团支部书记、团总支书记、团委书记、党委办公室副主任。现任洛阳栾川钼业集团选矿三公司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

卢兴堂,幼名卢堂,中共党员。一九三二年五月出生于洛阳市偃县,幼年随母亲和姐姐要饭落户方村,童年时期以给别人放牛维持生活,一九四八年六月刚组建的栾川县县大队第三连到山南执行任务,途径养子沟时,因不愿放牛便跟他们走了。当时年纪尚小,在三连里干一些轻杂活。一九四八年九月解放抱犊寨,参加了战斗,不过还是一个后勤兵。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四十二军125师373团在剿匪后撤离栾川跟随部队转移,曾在陕州卢氏一带与胡宗南部队迂回交战。一九五零年随队南下到广西柳州参加剿匪,时任副排长,一九五一年从雷州半岛过海奔赴海南参加放海南战斗,而后又到榆林剿匪,一九五二年海南解放后被调入54军909师任侦察连参谋,一九五二年冬到湖北、湖南及河南信阳一带征集志愿军。一九五三年随新兵赴朝三个月,而后返回桂林军校学习,又到峡关参加军事技能培训,一九五五年返回河南洛阳涧西学习防化技能。一九五七年被调入广州军区侦察处任副处长(正连职)。一九五八年提升为54军201师参谋处为副团职,一九五九年部队番号改制被调到104师师部工作。一九六五年到广州市水上公安局工作,任副局长职务,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到广州市沙河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任纪检处处长。一九八九年元月退休,现住广州市天河区,享受正处级待遇.

谷毅恪,女,1982年8月出生,2004年6月毕业于河南省郑州大学法学系,2006年4月参加工作,在县政府工作,任县长秘书,2009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9年11月至今任冷水镇党委副书记。